Pluto’s Blue Atmosphere in the Infrared

观看一场冥王星上的日出

阳光经过近六个小时的路途才抵达这颗柯伊伯带天体

表面的冰被烘暖,升起淡淡的蓝色阴霾

正午的光线甚至足以阅读书本

虽不在位列行星,但永远有卡戎相伴

–MorningRocks

上周遇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我们组维护的容器化平台的CI组件用的是Harbor做public/private镜像仓库,HA做了alive/alive,上层通过LVS做Load Balence, 两台计算节点间使用redis共享session。这是一套新搭建的环境,上线前只是简单测了测,当时没有发现大问题。但是这周新系统上线之后组里同事反馈说Harbor API调用偶尔会出现401错误,很常见的未授权错误。

于是乎找了harborclient的Python库写了个小脚本来复现这个错误。这个问题通常是在client一段时候没有call Harbor API之后再调用时出现的,而且只出现一次,很少会有连续报错的情况。

接下来就是查log了,tail -f调出两台server的log观察,发现问题都会出现在/login(get a token from administrator)和/get/post(request with the privious token)的两个请求被LVS分别打到不同机器上, 官方log还挺详细的,提示说

[DEBUG] [base.go:132]: No valid user id in session.
[WARNING] No user id in session, canceling request

问题解决思路这下就非常清楚了,八成就是session共享没有成功。

Continue reading

The Eclipse 2017 Umbra Viewed from Space

换一个角度去理解世界,可以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比如在牛顿的时代,刀就是刀,苹果就是苹果,时空是万事万物的绝对标准;而到了爱因斯坦的时代,敢于挑战「真实」的人们开始思考:物体也许不是存在于一个固定的空间中,而是物体之间的关系定义了空间本身。

于是到今天,我们的所有测量均离不开一个基本问题:尺寸决定于空间。我们永远无法得知一个物体固有的、绝对的尺寸,而只能得到它相对于其他物体的参数。

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世界,我们花了百年好不容易得到的「米」的定义,又狭隘了。

— Morning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