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pler-69c: Super Venus

Kepler-69c: Super Venus

观看一场金星上的日出

混浊厚重的云雾永远遮挡着赤橙色的天空

硫酸雨和活火山将地表打造成末日炼狱的模样

太阳从西边升起,一天比一年要长

— MorningRocks

Python 相对导入与绝对导入,这两个概念是相对于包内导入而言的。包内导入即是包内的模块导入包内部的模块。

0x00 Python import 的搜索路径

  • 在当前目录下搜索该模块
  • 在环境变量 PYTHONPATH 中指定的路径列表中依次搜索
  • 在 Python 安装路径的 lib 库中搜索

0x01 Python import 的步骤

python 所有加载的模块信息都存放在 sys.modules 结构中,当 import 一个模块时,会按如下步骤来进行

  • 如果是 import A,检查 sys.modules 中是否已经有 A,如果有则不加载,如果没有则为 A 创建 module 对象,并加载 A
  • 如果是 from A import B,先为 A 创建 module 对象,再解析A,从中寻找B并填充到 A 的 __dict__ 中

Continue reading

Illustration of an Earth-Sized 'Tatooine' Planet

Illustration of an Earth-Sized ‘Tatooine’ Planet

宇宙中绝大多数恒星都是成双存在

如果有外星人通过红外图谱观察太阳穴

木星看起来也完全就像是一颗恒星

只是没有真正发出光亮

他只差一点质量和能量就能变成一颗恒星

(或许还要加上一句奇妙的咒语)

真是一个令人遗憾的故事

— MorningRocks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为期半日的ACM图灵奖五十年中国大会很快就结束了,但是很多活动场景仍然一幕幕在我眼前浮现。首先要感谢全国高校云计算应用创新大赛组委会能够给我们提供的活动安排,和图灵奖获得者面对面交流的两个小时使我们受益匪浅。

我是一名来自中南大学的大四学生,我计划在gap year之后去美国留学读master,Cornell一直是我的Dream School. 恰巧本次大会邀请到“老神仙” John E. Hopcroft教授,很早之前就有听说Hopcroft教授对中国计算机科学人才培养的热忱,今天终于可以见到他了。我问他了一个专业相关的问题,Hopcroft教授在做出精辟准确的回答后还在鼓励我,“I hope you can get some achievement in this area”. 感谢Hopcroft教授,我立志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取得进步并创造更多的价值,我现在对计算机科学的研究充满了热情。

人们都说Google是一种信仰,那么来自Google的Vinton G. Cerf 在我们程序员心中也是神一般的人物,因为有人说过,互联网因他而迷人。当他说出“when I invent TCP/IP…”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兴奋了,很难想象因特网之父就这样站在我面前演讲。在大师面对面活动之后的SIGCOMM China专场交流活动期间,我们有幸能和Vinton合影,大家都很有秩序的排成一列等待,当轮到我的时候,Vinton伸出手说到“Thanks for waiting”, 身着正装的Vinton尽显大师之风。

ACM主席Vicki L. Hanson教授也作客大师面对面,她是一个平易近人却又极具女性领导力的计算机科学家,她在给在场的同学们分享自己选择Academic or Industry的经验之后,激励在场的女生, ”Women can do better in computer science.” 我想这场交流的意义,将不仅仅是先后两代思维的碰撞,更是在遇见优雅,对话创新,交流成长。

有趣的是,晚上的大会庆祝晚宴上,73岁的Vinton Cerf为云计算大赛的获奖选手们颁奖,他直接从台下蹦上了主席台,这股老顽童的乐观主义精神深深影响着参加晚宴的各位嘉宾,希望我也能和他一样,永远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一颗年轻的心。

Cygnus Spacecraft Approaches Space Station in the Sunset

Cygnus Spacecraft Approaches Space Station

你说你喜欢下雨天

我好想带你回到40亿年前的冥古宇

那时还没有海

我们一起在将持续百万年的大雨中狂奔

— MorningRocks